但是这一碰起来之后华雄的心中就是一声高呼

  死在孙坚的手中,和死在顾峥的手中是截然不同的。
 
    因为死在后者的手中,那方式会比较奇怪的。
 
    听到了叫阵,顾峥能怂吗?
 
    不能啊。
 
    他骑着小白马就出来了,因为是在快速追击的过程之中,他身上的那个五彩的披风,也被他给暂时的摘了下来。
 
    你别说,虽然还是亮晶晶的,但是这个亮相就透着几分的清爽干练,让对面的华雄,在看到了顾峥的形象之后,面上也认真了几分。
 
    只见这马背上的顾峥,是白甲白盔,亮银枪。
 
    明晃晃的双面护心镜,那是锃明瓦亮。
 
    长臂蜂腰大长腿,外加一张俏白面。
 
    体型虽不魁梧,但是胜在匀称。
 
    个头虽不高大,但是胜在灵巧。
 
    再加上那把雕花包银蛇形弓,妥妥的箭枪双绝的典范啊。
 
    再瞧这人骑在马背上的架势。
 
    那是地盘甚稳,上身甚活,就像是在平地上奔跑一般的,没有半分的不适。
 
    这说明了马上的小将,必然是从小在马背上生活,经受过了十分严苛的弓马骑射的训练的。
 
    就这样的对手,稍不认真,就是大败而归的下场啊。
 
    见到顾峥亮相的华雄,十分谨慎的就将身侧的长刀给端了起来。
 
    据那些讨回来的士兵们描述,自己的好友徐荣就是因为秉承什么武将之风,在对战的时候要互相通报一下有无,才遭到了顾峥无耻的暗算的。
 
    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
 
    都已经做好了防冷箭准备的华雄,这一次可是猜错了。
 
    掠到阵前的顾峥,将银枪抖了一个枪花,就朝着华雄的方向一拱手,回应到:“吾乃吴郡顾峥,久闻华雄将军的大名,愿与将军公平一战!”
 
    与此对应的是,顾峥身后的银鳞军齐刷刷的配音:“愿公平一战。”
 
    待到话音落下,那顾峥军的方向就传来了阵阵的击鼓之音。
 
    咚咚咚的,像是在催促华雄早做决定。
 
    这也激起了华雄的血性,他最看不惯的就是玩儿阴招了。
 
    既然面前的这位小将想要明刀明枪的干?
 
    那就来吧。
 
    华雄跟着大吼一声:“如尔等所愿!华雄来也!”
 
    端着刀就冲了出去。
 
    这一白一棕的两匹马儿,受到了主人的操控,那是用进了全力的奔跑。
 
    不过是一瞬的功夫,两人的马头就凑到了一处。
 
    双方控制的都十分的精确,二人的马身随着马头微微的偏转,就开始擦身侧过。
 
    而这个当口,才是骑兵将领对撞分出胜负的最主要的阶段。
 
    ‘噹!’
 
    双方的兵器就这样飞速的撞击到了一起,但是这一碰起来之后,华雄的心中就是一声高呼:不妙!上当了。
 
    这位看似强悍的小将,压根就没想与他以力相搏。
 
    这一招双磕武器的招式,但只是虚晃一招。
 
    顾铮迎上来的银枪,只是稍微的一触即离,让全力出击,试图用雷霆之势将其武器磕飞的华雄,就差点给闪了腰。
 
    索性这两马相错的时间十分的短促,顾峥一击试探之后,也无多余的时间给他多余的伤害的。
 
    华雄想的倒是不错,但是这种判断的依据,是依照他的武力值来算的。
 
    他唯一漏算的就是,顾峥的武力值要比他可高上许多啊。
 
    只见顾峥虚晃之后,连头都未曾回,就将手中的银枪做了一个脱手回甩的招式,与其相配合的,还有他十分恶趣味的一声大吼:“顾家回马枪!”
 
 758 菊花残,满地伤(我的第一任老公二次两万赏加更)
 
    待这话音落下之后,顾铮的枪尖儿也跟着递了出去,连扎不扎的中目标,他都没管。
 
    这姿势主要是帅,还要震撼人心,达到让人心生敬意的效果就成。
 
    可是谁成想,顾峥这一招用的可以算是熟能生巧了,两匹马贴的又这么近,华雄这一闪了腰之后,那半夹在马背上的腚也随之这么一撅……‘噗呲’
 
    一点不差的菊花处……就被枪尖儿给捅了一个正着。
 
    若是现场有个肛肠科的医生在的话,那头摇的肯定十分的剧烈。
 
    毕竟,腚眼,也是人体之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