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的跟随与你又跟你同姓俺们早就羞愧的逃走

 “啊,哦,好!”
 
    你帅,你说啥是啥。
 
    这哪是行军打仗啊,谁会赢得这么轻松?
 
    你是花孔雀下凡来招摇的吧?
 
 757 华雄也来了
 
    曹孟德同学顺利的被顾峥给放归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一旁的几个心腹之人十分紧张的查看了一下自家主公的安全与否之后,就对着顾峥军队的方向啧啧称奇了起来。
 
    “这顾元肃的行军布阵,看似玩闹,实际上颇富玄机。”
 
    “他的士兵,单独拿出来一个,怕是普通的很,但是若配合他银鳞军的阵法再看,则是悍勇到无人可敌了。”
 
    “旁人的军队,是一人成虎,三人为狼,一众人就容易归于平庸,但是顾元肃的兵却是人数越多,越显其狰狞之状啊。”
 
    “没错”曹操对于这种评价是深以为然,在刚刚高兴自己有这般强大的盟友之后,又再一次的叹息到:“只是这人行事神鬼莫测,等闲人不清楚他心中所思所想。”
 
    “怕是不能屈居人下的人啊。”
 
    “哎,你们说,若是我诚心相交,这顾元肃能否被我的诚意所折服,投到我的手下呢?”
 
    一旁的曹操亲卫,是听得面皮直抽抽。
 
    哥,咱能不做梦了吗?
 
    比势力,人家兵比咱们多。
 
    比钱财,人家可是富可敌国的南人士族出身。
 
    比谋略,对方可是深不可测。
 
    咱们唯一可以拿来比的,就是咱们兄弟多,而对方是单打独斗的单挑将军了。
 
    不过曹操倒是挺乐观:“不急不急,咱们且行且看吧。”
 
    “我看这顾元肃,可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主,他一定会抓紧这个机会,直击虎牢的。”
 
    这不,刚刚追出去二里地,抓了不少董卓的残部的顾峥,只不过稍作休整就发出了继续前进的命令。
 
    “诸位将士们,咱们乘胜追击。”
 
    “我听说董卓的军队在洛阳城内可是抢了整整的十日,随随便便一个普通的士兵,就足可以抵得上南郡的一家富户了。”
 
    “我顾家银鳞军,只有一条规矩,那就是不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至于我们的敌人和对手,那是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啊。”
 
    “我顾峥还在这里承诺,抢多抢少都各凭本事。”
 
    “不以职位的高低压人,不以身份的强弱豪夺。”
 
    “我们银鳞军的口号是什么?”
 
    “保护士兵们的个人私产!”
 
    这一句话吼的是震天的响亮啊。
 
    让身后的曹操砸吧了一下嘴巴:“我怎么觉得,顾元肃军中的作风,很像是特别啊。”
 
    “你别说,这对于对于振奋军心,还真的挺有效果的啊。”
 
    一旁的曹洪夏侯惇一捂脸,得了,这位主又偷师了。
 
    果不其然,再一次拔营起程的时候,这位曹孟德先生,果然放得下身段,就像是一个蓝猫三千问一般的,围在顾峥的身旁,好奇宝宝一般的不停的提问着。
 
    “顾峥,你这盔甲是统一的制式啊,要花多少钱啊?”
 
    “哎,顾峥,你这银鳞军的战阵是师从何人啊?据我所知,蔡邕对于军事可不是大家了啊。”
 
    “哎,顾峥,你的武师父又是谁啊?我跟你说啊,你这连珠箭法可是不常见啊。”
 
    要不是我们都是真心的跟随与你,又跟你同姓,俺们早就羞愧的逃走了好吧。
 
    曹操的问题提的很多,但是顾峥却是十分耐心的一一解答。
 
    就算是涉及到一些机密的问题,他也未曾推脱,只是十分直白的告诉曹操,这是他们银鳞军不对外人传的法决。
 
    这般的坦诚,一派君子之风,让周围的人都被他给感染了。
 
    顾峥是一个洒脱的真君子的印象,就这样的留下了。
 
    “吾乃华雄,董卓麾下大将是也。乃是徐荣的至交好友!”
 
    “听溃兵所言,乃是一个叫做顾峥的小子,用十分卑鄙的方式将其坑杀的。”
 
    “我特与主公请命,前来擒拿顾贼。”
 
    “哪一个是顾峥,速速前来受死!!”
 
    哦,华雄来了。
 
    这位竟然从阻拦孙坚部的队伍中脱离,专门在这个地方等着抓顾峥来了。
 
    那么这位同学,还是个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