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字奉先的人我希望你能在那边为我加油打气

‘当初吕臭蛋连同他的家人,逃难至山西,还是我家父母好心收留的。’
 
    ‘听我早逝的双亲,曾经拉着手的叮嘱我道,那吕臭蛋的大名为布,就是从五原郡流落到我们的乡中的。’
 
    ‘只可惜,在分别之时,我的年纪尚小,他的双亲与我的双亲也是前后脚的逝去。’
 
    ‘我还有乡里亲戚可以投奔,但是他一个半大的小子,却是举目无亲了。’
 
    ‘那时他离开时走的匆忙,只在门口处见了我最后一面之后,就果决离开。’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我是否还能认出他的模样啊。’
 
    得,听完了这些话,顾峥就算是想置身事外都不行了。
 
    貂蝉最后的心结,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对手,出现了。
 
    人这种奇怪的生物,最怕的就是虚无缥缈的心中的那个人了。
 
    白月光与朱砂痣,一样的可恶,能把现实中最完美的男女给比成地里的烂泥。
 
    就和别人家的老公一样可怕!
 
    想要击败你另一半心中的那个人,只需要将真实存在的人揪出来。
 
    在心中有那道影子的爱人面前,全方位的碾压一遍,最好在关键部位上再踩上两脚,才能彻底的根除隐患,永远的断了对方心中的念想。
 
    而这幻想一朝破灭,后果是十分的惊人的。
 
    以往的仰慕,心悦,将会消散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恨眼瞎一般的厌恶了。
 
    到了这个时候,你才是真正的赢家。
 
    莫要说什么残忍与不择手段。
 
    爱情的面前,本就是这般的弱肉强食。
 
    所以,一下子就兴奋起来的顾峥,都忘记了周围围了这么一大群男人了,一把就将貂蝉从怀中举了起来,带着无限的豪情,指着后军营帐侧方的一个足有几米高的大高台,朝着貂蝉说出了他临时起意的安排。
 
    “任娘,看到那个观战台了吗?那里的视角特别的好!”
 
    “一会,我要亲自去会会那个吕布字奉先的人,我希望,你能在那边为我加油打气。”
 
    “这一战,是献给你,我未来的媳妇,我挚爱的夫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心的妻的战役。”
 
    “所以,请在心中为你未来的夫,默默的祝福,好吗?”
 
    被顾峥这突如其来的发疯给弄的一愣的貂蝉,却是在看到了对方那个无比认真的眼神之后,展颜笑了:“好!”
 
    无需多言,我并不清楚你的用意何在,但是你说的,我只会回答这一个字。
 
    “哦哈!好!”
 
    顾
    现在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变成这幅模样了啊?
 
    蔡邕也很冤枉好吧?
 
    他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灿灿的笑了:“呵呵,元肃的亲事要快点给办了啊,长期得不到纾解,对于身心健康不利的。”
 
    听到了这个解释,众人是恍然大悟。
 
    嗯嗯,等到这打破董卓军的时刻,就是他们顾家大操大办迎娶三房长子媳妇的时刻了啊。
 
    众人是了然了,那边被顾峥吼了的人,可是从短暂的痴迷状态之中回转了出来。
 
    而那最先恢复原状之人,竟然是公鸭嗓的张飞,他怒目圆睁,朝着顾峥就指了过去:“呔!无知小儿,好大的口气!”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