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搓搓的插进顾峥的胸甲缝隙之处捅了捅对方的

“顾峥,你说什么?如此关键时刻,你竟然敢扬敌人的威风,丧自家的士气!你这是不把我们上党郡看在眼中吗?”
 
    而一旁惯于和稀泥的袁绍,则是从身后抱住打算冲过来用肉拳拼老命的张扬,一边劝慰着这位激怒攻心的太守,一边装好人的给顾峥使眼色:“怎么会呢,顾元肃想来也是年轻气盛,见到有人要抢他的功劳,这是有些急了啊。”
 
    “这不是间接的说明,穆顺将军也是一员能够威胁到顾有才的地位的猛将吗?张太守莫要气恼,莫要与年轻人太过较真啊。”
 
    “我说,元肃啊,你也是的,今日间无论是谁取得那吕奉先的首级,这发兵虎牢的首功,也是你顾峥的啊。放心,我袁本初最是公平,一会我就让军务官将你的军功先记上。”
 
    得,这就把自己放在了中军主帅的地位上了,打的一手的好算盘。
 
    可惜顾峥可不打算买账,他一挑眉毛,用鼻孔喷出一道不屑的冷气,指着众人身后那个一触即发的战局,就给穆顺同志的生命,读起了倒计时。
 
    “不用了,穆顺身死,就在眼前,5,4,3……节哀。”
 
    喂!你的二和一呢?
 
    来不及说了,原以为这位穆顺同志好歹能支撑上几个回合呢,却是在第一个冲锋过去的时候,因为过于托大,这手下就卖了一个硕大的破绽。
 
    他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力气与吕奉先之间的差距,只不过第一个碰撞,就让人将他的双手枪给磕飞了出去,在错身而过的时候,就被吕布一个侧叉,由腋下盔甲的接缝处,给捅了一个对穿。
 
    晃晃悠悠的顺着马又跑出去了十米,才像是软面条一般的一头栽落在了马下。
 
 761 奇怪的三兄弟(杨三车拿姆)
 
    这一下,会盟方面军是一片的肃静,张扬那外表夸张的拳头还高悬在自己的头顶,但是身后环抱着他的袁绍,却是已经十分尴尬的将其松开,眉头紧锁的就在一众人中间,踱起了小方步。
 
    这是第二个了。
 
    照着这个方式再进行下去,是打算让吕布再接着杀上十几个,将这会盟军内的各路诸侯的脸面都杀到地上吗?
 
    可是就这样的去请顾峥上场,岂不是更没面子?
 
    到了最后,都会是给这小子做了嫁衣啊。
 
    想到这里的袁绍,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那个野营地的中央,却看到此时的顾峥身旁,有一位世家的仆役打扮的人凑在对方的耳边低声私语了几句之后,那位一惯洒脱的让人牙痒痒的顾元肃,却像是马蜂蜇了屁股一般的一个高蹦了起来,手中还拿着一块蒸饼,就这样滑
 
稽的朝着后军驻扎的地方跑了过去。
 
    这……现在将其突然的叫住也太没有面子了,咱们还是内部解决吧。
 
    就在袁本初将麻烦抛给下一个太守的时候,顾峥去干吗了呢?
 
    顾峥去见一群人,一群因为相思成狂,忍不住想要跟在这个男人身旁的女人们。
 
    当然了,她们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女频女主,在这乱世之中随便一个化妆带上一个小丫鬟就上路的主。
 
    她们是跟随在吴郡顾氏家族为顾峥的银鳞军运送的第二批的物资的车队后边,一起赶过来的。
 
    其中,蔡文姬还说服了自家的父亲,连同顾氏有些本事的年轻的子弟一同前往。
 
    这其中就有顾氏除了顾峥之外最杰出的子弟,顾雍,他是紧跟在自家的庶支哥哥的身后,拜蔡邕为师的第二位顾氏的子弟。
 
    一个虽为嫡支一脉,却真心的将顾峥当为自己的偶像的淳朴敦厚却胸有沟壑之人。
 
    跟着这群要紧的人物同行,虽然这一路上也略有波折,但又怎么会遇到不可测的危险呢。
 
    所以,打算给顾峥一个惊喜的貂蝉,携手蔡文姬与小枝,就出现在了这个万分紧要的大后方,打算给自己的良人加油打气来了。
 
    得到了消息的顾峥跑的是飞快,一别多日,他的心中也颇感惦念。
 
    只是因为事情太多,所思所想太杂,那儿女情长之事,在天下大事的面前,就要暂时的先放一放。
 
    但是佳人现在却在身侧,就阻挡不了顾峥他轻狂一把,将那些麻烦事暂时的抛在脑后,享受一下爱情所带来的甜蜜了。
 
    “貂蝉!”
 
    顾峥跑的很快,凛凛的大袍迎风飘扬,身上的银甲未曾解下,让下得青棚小架的貂蝉,就看到了一个明晃晃的银人,朝着她奔跑过来的全过程。
 
    太丢人了。
 
    所有的士兵都看到了他的存在,而这个银光闪闪的人,就这样毫不避讳的冲到她的面前,一把的将其拥入到了怀中。
 
    “如此危险,为何还是赶了过来,若是在路上出了岔子,你让我可如何是好?”
 
    一旁顾峥的恩师蔡邕以及顾家上上下下五六口子的至亲,都被顾峥闪在了一旁。
 
    让被拥入怀中的貂蝉甚是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她用自己的手指,,又默默的指了指她身后的一众人。
 
    意思是说,基本的礼节你还是要遵守一下吧,最起码要给老师施礼啊。
 
    但是同样洒脱的蔡邕,却是一捂眼睛,哈哈大笑的朝着顾峥那露出了八颗大白牙以表示自己的不好意思的方向摆了摆手,对于自己的蠢徒弟的行为,表示了不忍直视之意。
 
的女朋友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就需要没有眼力价的电灯泡出场了。
 
    一直作为跟屁虫的曹操,此时再一次的发挥出了正面的作用。
 
    他带着三分的幸灾乐祸,三分的兴奋不已,以及四分的急不可耐,就朝着一对鸳鸯拥抱着的地方跑了过来。
 
    “元肃老弟,快来看啊,吕布,吕奉先,一戟将北海太守孔融手下的大将武安国的手臂给齐根儿斩断了啊。”
 
    “嘿,那叫一个干脆,那位善使流星锤的武安国,这下算是废了。”
 
    “真是太可惜了,这位武姓的将领,能够在吕奉先的手底下走上十个回合呢。”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